回天乏術

孩子拖了漫長的兩日才死去。阿米雅還記得走回河邊的情景,懷裡空盪盪的,丈夫站在遠遠的岸邊罵她。接下來又生了 一男一女,這兩個都存活了下來,如今也已生兒育女。最小的一個是兒子,曾經是她的希望,不但在室內設計學校裡是最優秀的學生,也是村裡帶頭搗蛋的孩子王。這個兒子十二歲的時候,經常跟媽媽說,將來有一天要帶著她的書本去學醫,但她卻留意到兒子的氣色日漸發黑,而且也不像以前玩得那麼起勁了 。有一天晚上,她睡得很不安穩,滿懷憂慮地驚醒過來,發現兒子已陷入昏迷。阿米雅毫不遲疑去叫了船夫,跟不停嘮叨抗議的丈夫連夜帶著孩子來到醫院。那些醫生靜聽完她能夠道出的一切之後,又從頭詢問她兒子是從何時開始衰弱的?第二天晚上,兒子就死了 。醫生告訴她,是因為腎臟老早就有病,但遲遲未曾發覺,所以回天乏術。醫生把書裡的圖片指給她看,阿米雅看著內文時,丈夫衝著她厲聲喝叱。兒子的手相完全看不出有早死的掌紋。阿米雅後來也送其他兩個兒女去看醫生,而且醫好了腎病,不過兒子死後的那個黎明,這對夫婦卻是步履蹣跚地回到村裡。不到一年,阿米雅就成了寡婦。她看看烏瑪,然後又環顧候診室。護士桌子那邊,有一群人在高聲講話,吸引了阿米雅的注意。其中有個男人跟她年紀差不多,看起來很面熟。阿米雅看著他,端詳又端詳,終於想起來了 。她小兒子死的時候,這人還是個實習醫生,就是他指出書裡的圖片給阿米雅看的,並向她解釋她兒子的死因是什麼。阿米雅悄然走到候診室另一頭,來到醫生旁邊,向他一鞠躬。醫生轉向她,正要叫她走開,不要打岔,阿米雅就用孟加拉語講起話來,醫生聽到熟悉的母語,於是停了下來。 「很久以前您在對岸的鎮上做過實習醫生,我曾經帶我那個十二歲的兒子去看病。他因為腎衰竭死了 ,您還給我看過設計書裡的圖片。」醫生戴上眼鏡,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。其他人則看笑話似的望著這幕情景。突然,這位老醫生露出了笑容。「你就是那個不相信手相、掌紋,而向我追根究柢的母親。後來你又把兩個生病的孩子送來給我看,結果他們活下來了 。現在我們頭髮都灰白了 ,你為什麼大老遠從村子跑來這裡?」阿米雅便把遺囑的事情告訴他,聽到烏瑪沈的名字,醫生點了點頭,顯然還記得。講完了旅行經過,阿米雅便把醫生帶到烏瑪面前,把狗咬傷的腳趾給他看,醫^彎7「哎,我們得做治療才行,傷口已經開始發炎了 。之前你是怎麼處理的?」阿米雅告訴他之後,他很驚訝。

Uncategorized
READ MORE

義正詞嚴

這兩位導遊告訴他,一個外地來的鄉下婦女要是能在日落之前見到醫生,那可真是走運了 ,但前提是,如果她能見到的話,「那要等很多個鐘頭的。不過別擔心,那個傭人一定會負責把她們平安帶回來的。」杰德夫聽了之後,勉強隨著其他人上了巴士 ,前往參觀議會總部。阿信試圖警告那位大學生:「幾天以前,我們在火車上有過一場討論,村民想知道什麼叫做會議桌,他們也想要知道什麼叫做獨立,還有為什麼如今我們會為了脫離英國獨立而慶祝?他們也問起為什麼印度是個統一國家?因為老百姓並不是說同一種語言,也不是信仰同樣的神明,甚至連飲食習慣都不同。」「他們知不知道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國家?」「已經告訴過他們了 。但還沒有人跟他們說過什麼是民主,以及為什麼連尋常百姓也屬於民主的一部分。」這個大學生沉思了 一會兒,開始好奇地看著他身後這些人,他們正對著沿途窗外的巿景指指點點。然後他又轉過頭來對阿信說:「說不定在議會總部裡會遇到某個政治人物,他可以解說這些。」「但願如此,我發現這很難的。我已經變得很沒有把握,因為我在學校裡教的內容,都被這些人義正詞嚴地否決掉了 。」烏瑪坐在醫院長椅上,帶路的傭人睡著了 ,阿米雅看著擁擠的眾人。她們進到醫院時,院方先給了她們一個號碼,叫她們等到有人喊她們的號碼為止。那诗睽口有幾画人經看完病離開的。帶路的傭人還建議阿米雅塞點錢給護士 ,但阿米雅聞之色變,責怪這個傭人不該把醫生當作政府官僚的同類。一個鐘頭接著一個鐘頭過去了 ,候診室裡百味雜陳:肥皂味、燒柴的煙火味、油煙味、檳榔味、消毒藥水味。阿米雅的思緒有時飄忽回到大鎮醫院裡,想起以前她經常在那家醫院裡等候的情景,等著生孩子,等著孫兒在那裡夭折。最小的孫子就是死在那家醫院裡的。阿米雅生了六個孩子,其中四個還沒到結婚成家的年齡就死了 。她想到每一個孩子。有兩個出生才幾天,還沒來得及取名字就夭折了 。有個女兒長了亮晶晶的眼睛,笑聲清脆,很讓人疼愛,但卻在某年冬天發高燒,全身僵硬,痛苦得啼哭不已。阿米雅為此翻遍手上那幾本醫學書,希望找出應對之方,因為她丈夫認為不值得為一個女兒去看醫生。後來女兒實在哭叫得太厲害了 ,阿米雅偷偷帶她坐船過河,抱著女兒走過屏風隔間,來到鎮上看醫生。醫生很和善,但他也向阿米雅指出她女兒呼吸困難的情況。

Uncategorized
READ MORE

戀戀不捨

這小群人各自在晨曦的天空下禮拜祈禱。伙夫開始做早飯,蘇倫德拉的衣服又是最先洗好拿出來晾曬的。阿信找到了站長,這人有點神經質,但人很好,急著想幫忙,卻又不知道該從何幫起。他安排了 一艘船,準備載村民到兩條聖河的匯流處去。阿信問起到醫院的路要怎麼走?站長一聽,馬上就警覺地返避三舍,保持距離,一面問他們是否從孟加拉邦帶病過來?「不是的,不是的,是我們有個婦女在貝那拉斯被狗咬到了 ,傷口沒有好轉,需要就醫。」「我會派我的傭人幫忙帶路。」沒多久,阿米雅就和小烏瑪動身走了 。未幾,來了個導遊向阿信報到,接著船夫也來了 。於是村民終於出發前往聖河。走在路上時,他們順便買了萬壽菊和茉莉花串成的花他向盧努說:「大姐,你有沒有帶彩色筆?」「為什麼這樣問?」「等大家再度前進時,請你留意花環搖晃的情景。我嘗試畫下來,可是你看,用黑色畫的就是不對勁。」盧努看看草圖沒有說話。當這群人又開始動身時,她故意落後,總算見到米圖所看到的情景。她蹲下身來,取出色筆盒和本子,用很快的筆觸捕捉這支隊伍,以及婦女和辦公椅的律動。米圖見到她句勒的筆觸極穩,不覺驚嘆不已。盧努一畫完就闔上本子,跑上前去,一直來到村民隊伍中,她的花環也跟著悠然搖起來。 他們來到河岸邊,上船安頓好。從船上這個角度觀看這條河,似乎平淡無奇,跟別的河流沒什麼兩樣,最多只不過大一點,而且也不特別美麗或壯觀。之前船夫一直讓船保持離岸邊不遠,這時才漸漸開始橫渡波流,村民因此發現遠處的河岸已經消失不見,取而代之的是另一條河流,匯流入恆河中,原來他們已經來到了兩條聖河的匯流處。導遊指點他們應該在哪裡投下辦公桌,如此花環才會被匯流的河水捲入水中。當花環落到水面上時,突然一片花團錦簇,像流動的圖案,往下漂向更寬廣的波流。導遊背誦幾段禱辭,並提醒村民:聖雄甘地的骨灰就是撒在這處匯流的河水中。隨著船隻緩緩前行,這趟短途旅遊也成了 一場同樂會。等到該上岸時,大家都戀戀不捨。岸上有個大學生來迎接他們,杰德夫問導遊,他們是否可以回火車站,看看烏瑪有沒有找到醫生。

Uncategorized
READ MORE

公主的夢

哈里斯昌德拉暗想,起碼阿米雅還知道自己原本是有能力做到的,但生活卻只為她帶來失望。然而他在失望來臨之前,還先在專校裡念了 一年書,可是卻從來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能力達成關鍵字行銷目標。他正要開口說話,此時阿瓏達悌卻出現在眾人面前: 「大姐,你的行李裡面有沒有東西可以治我的胃?」 「趁我去找的時候,先嚼嚼這個。」 直到火車速度放慢,停靠在車站之前,阿米雅一直為了村民忙得團團轉。幾個男人圍著賣茶水的小販,把納倫買來的大茶壺裝滿。伙夫弄來了水果,一跛一跛沿著車廂走道分發給大家。稍後他又設法買到了薄餅,可是大多數村民卻拒絕碰這已做好的食物。阿信為此十分擔心。儘管火車己經進站到阿拉哈巴德,這也未能消除他的憂慮,因為站長回家了 ,卻沒有留下任何交代。村民睡前先在鐵路支軌走動,他們倒不介意餓肚子,因為在村裡的時候,已經習慣吃得比現在少。阿信的憂慮彷彿會傳染似的,村民見到這位老師對著記事本一籌莫展,他們也無法入睡。老戴喊著黎娜:「黎娜,我們都像睡不著的小孩,趕快講個故事給我們聽聽,免得我們胡鬧搗亂。」「哎,黎娜,講個故事給我們聽吧!」「黎娜,講個好聽的故事,讓我們滿腦子都是那些公主的夢。」「別傻了 ,她一定是講個王子的故事。」黎娜哈哈大笑,然後在火邊安坐好。沒有人會錯過黎娜講故事的,除非那人就快死了。這一晚,她沒有講村野傳說,而是講了喜馬拉雅女兒烏摩的婚禮故事,烏摩嫁給濕婆神,這是個經典傳說。她講得香豔刺激又逗笑,高潮迭起,充滿道德寓意,但最了不起的是,她把故事活生生呈現在火光掩映的村民眼前。講到芭梵悌等待普盧濕的那一段,年輕的新娘盼望丈夫能記得她,這時黎娜還唱出了烏摩流淚的情形。 「我在門邊搗穀物,直到粉末細如塵,風就吹散四方,可是你還是沒來。」村民不知道黎娜究竟是自己編出這首歌,還是她學過的,可是大家聽得都哭了 。黎娜讓他們想起濕婆神的舞蹈,當下沒有人敢移動,在她講seo故事的時候,大地甚至為之震動,沒有村民留意到遠處徐徐進站的火車。故事發展到濕婆神終於想起了烏摩,於是兩位神仙到家中歡聚、入睡,這時故事就到了尾聲。村民像醒來的小狗似地甩鬼頭,而後沉沉進入夢鄉。那天晚上沒有人感到不適,只有黎娜一個人靜不下心。天還沒亮,娣帕卡就起床到外面去盥洗,她真希望自己知道聖河在哪裡。後來尼爾瑪、班金、還有幾個寡婦也都來了 。

Uncategorized
READ MORE

妙手回春

「大叔,你應付得好。」「火車走動的時候生火,這實在是很笨的行為。」「要這麼說的話,那我們坐火車的時候就不用吃飯了 。」「我們可以在經過火車站的時候買吃的東西。」「可是那是生人弄的食物。」「我們得學著吃。」「這我們可不敢。」「難道沒人來幫幫我嗎?」伙夫哭喊著,於是阿米雅上前去。她看到伙夫的一條腿燒傷了 ,於是吩咐大家讓出地方,找個辦公家具給伙夫。等到阿米雅清洗好傷口 ,盧努就幫忙敷藥,然後伙夫便一瘸一拐地走回到他的角落去。 「阿米雅姐,你真是妙手回春啊!」阿信深深佩服。「烏瑪,你過來,反正我把藥都拿出來了 ,就順便看看狗咬的傷勢。」阿米雅留意到傷口並未好轉,反而還開始變色。「阿信,下一站我們會停在哪裡?」她問。「阿拉哈巴德,聖河匯流的地方。」「到了那裡,烏瑪一定得要去看醫生,因為傷口開始爛了 。」「那裡有家醫學院的附屬醫院,我很肯定。可是你跟我所見過的醫生一樣行,難道你醫不好她的傷口嗎?」「有藥可以讓傷口好得更快,我只能做到保持傷口清潔,光是這樣還是不夠的。」「聽你講話就像是很懂得醫療訣竅似的,我以前一直以為你只是那些醫療者的好幫手而已。」杰德夫故意開玩笑說。 「我還是個姑娘的時候,本來很想學醫的,我求過父親讓我去加爾各答,可是我母親取笑我,還幫我找了個丈夫。我們走到鎮上,去買紗麗和一件特別的祭祀器皿,那時我從一個沒念成醫科的學生那裡買來了 一些天然酵素。為此我父親狠狠鞭打了我一頓,母親把兩本我沒藏好的書賣掉了 ,其他的書都收在我的箱子裡。烏瑪,別把腳縮回去,一定要先這樣痛過之後,傷口才會好的。」村民傾聽著阿米雅從前的秘密,這才明白每次村裡有人病了 、或者發生意外時,為什麼她能夠那麼果斷處置。以前他們只知道阿米雅是突然出嫁的,而且幾乎是很不快樂的,她丈夫還取笑說,她是在他的臨終床前學到臨床經驗。

Uncategorized
READ MORE

私人空間

沒有一個婦女敢去問阿信,那到底是什麼意思?每次他們又見到一座有這種雕像的神廟時,就裝作沒看到,眼睛看著別的地方。男人家在私底下互相說笑著,說那個導遊學生不可能是結過婚的,所以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。偶爾有一、兩個會欣賞雕像上的珠寶,但通常他們都背對神廟坐著,假裝在曬太陽。有個祭司從廟裡出來,問要不要他為他們念禱辭。祭司一再向他們保證,這裡最適合替他們的女兒求子,因為在這裡拜神特別討神明喜歡。但是村民實在難以忍受那種尷,於是這位祭司就走了 。在他們面前的小路上,有個農夫推著一輛手推車慢吞吞走著,一點也沒打算要把車推到路邊,好讓村民先過,村民聯想到自己的手推車反而來勁了 ,還消遣起這個農夫。他們在下一個參觀的廟裡見到多個圓錐形,代表眾神居住的須彌山,村民見到幾百個妖魔鬼怪以及眾神僕役的小像時,忍不住開懷而笑。黎娜講了 一個須彌山上的辯論臭氧殺菌故事,她說得活靈活現,這座神廟似乎也為之天搖地動。米圖上前仔細描摹,把神廟最下層的一排花卉裝飾圖案畫下來。娣帕卡看著一個當地婦女走進神廟內殿,開始拜起神來,於是她也跟著有樣學樣。這只不過是一座神廟而已,神明在廟裡,沒跟那些奇形怪狀的小像擺在一起。導遊開始醒覺到沒有人理會他,於是對著阿信大發脾氣,抱怨那些村民愚昧無知,對眼前的古物藝術毫無所覺,簡直對牛彈琴。他領著村民走一條灰塵很大的土路,經過村莊,回到巴士上。村民上車之後,阿信向這個年輕人道謝,哪知這個男孩卻惡言相向,讓他大吃一驚。 送烏瑪就醫巴士向北駛去。這時他們打開了簡餐便當,每人都吃了 一點冷飯,準備的飯量不足以讓每個人吃飽。巴士 一路緩緩駛向火車站的途中,車裡一陣沉默。有幾個男人在談論著村裡的magnesium die casting工具,幾個女人在講紀念品攤子上的價錢。見到火車站時,大家都鬆了口氣,人人回到床上,鑽進毯子裡尋求私人空間。夜車開出之前,車上的村民早已進入了夢鄉。阿米雅、阿瓏達悌、小烏瑪以及其他幾個人,照例又暈車了 ,蘇倫德拉、米圖也照常失眠,瞪眼看著、聽著,魂遊天外。火車來到一個大站時轉換了軌道。黎明時,一層薄霧籠罩了大的時候,火爐搖翻了 ,火苗很快竄到旁邊的破布上,緊接著又燒到了伙夫的衣服。老戴離伙夫最近,見狀立刻抓起衣服扔到車窗外,提起廁所裡的水桶往伙夫身上潑去,這場火災才結束了 。村民鬧哄哄地圍攏過來查看災情,伙夫哭號著,以致大部分人都聽不清楚他在講什麼。

Uncategorized
READ MORE

溫文有禮

《福者之歌》、《世尊歌》、《主之歌》、《聖歌》。這是印度史詩《摩訶婆羅多》(面,置。的關鍵部分:訶里什納說服畏縮不前的有修投入俱盧之野的戰役,告訴他必須盡忠職守,色即是空。這一系列梵歌是印度教教義中最神聖的經文,居於印度柬北部語尼泊爾的部落民族,包括有九支相近的族群。天亮時,火車靠站停下,阿信立刻去找站長。他叫醒了站長,這位長官趕忙熱切討好這位陌生訪客,因為鐵路總局早有通知下來。結果阿信發現自己竟然一大早就有茶和甜食可以享用。巴士已經停在外面,司機人很好,這時正在睡覺。這天已經安排好一個官方導遊,這人會在觀光局招待所等他們。他們出去遊覽的時候,車廂會打掃乾淨,而且有關當晚火車北上的事宜也都打點好了 。站長的溫文有禮,使得阿信在驚訝之餘鬆了 一口氣。他們兩人一起走到車廂那裡,村民正在鐵軌上集合。等到站長致詞歡迎之後,眾人便絕塵而去。一路上,司機指著經過的景物,對他們講述曾經住在這些平原上的眾神以及aluminum casting故事,他有聽眾就開心得很,根本沒去留意這些聽眾聽不懂他的語言。大約十點鐘左右,他們到了克久拉霍,那裡有個穿制服的年輕人坐在台階上等著。 「總共有二十二座神廟要參觀,我們動作得快點才行。」說著,他就邁開大步領著他們出發了 。導遊帶他們來到第一座神廟旁邊,開始解說這些廟宇的歷史背景,以及重見天日的經過。他講得很快,而且很緊張,還常常斷了思緒,忘了強記的內容。這有點讓村民吃不消,因為他們聽不懂他在講什麼。他們站著仰望神廟,神廟遍布著具體而微的小像。他們逐漸豁然大悟,認出了那些小像,接著又轉為震驚,於是紛紛抽身而返。突然間,他們很謹慎地分成了男女兩群,刻意不去看那座廟宇。導遊渾然不覺,繼續單調乏味的陳述。 「那到底是什麼?那是什麼意思?」 「神廟上有舞孃的像!」 「那一定是神仙的,不屬於凡人。」 「可這是在一座神廟上面!」 「這是故意用醜事來嚇走惡魔的。」 「才不,不可能的,這是個拜神的地方。」 「不知道廟裡面怎麼樣?」 「裡面就跟一般常見的廟一樣,有個靈迦0 。」 「我們進去拜神。」 「不要,不要,才不要在這裡拜神呢!」 「才不要在外面有這種東西的廟裡拜神!」 「別人說不定會以為我們是在拜那種die casting東西。」 「哎,我們可不可以去別的地方?」 從早上到中午,然後又到下午,每座神廟都讓村民愈來愈困惑。好不容易定下神來問旁人時,旁人卻也不知道答案。

Uncategorized
READ MORE

美麗工藝

「時間太晚了 ,而且她也飽受驚嚇,你們帶她走回火車站實在不妥當,還是讓我用校車送你們回去吧!」她帶著他們快速通過黑暗,上了 一輛堅固、嶄新的巴士 ,然後老練地載著他們經過街道。阿瓏達悌告訴巴柏拉,說她一點錢都沒花,然後把裝了鈔票的小錢包交給他。巴柏拉收起了小錢包,阿瓏達悌很驚訝他居然沒罵人。到了翻譯公司之後,他們再度向修女道謝,修女跟他們一樣放了心,心情愉快。她把那包東西交給阿瓏達悌說:「再會了 ,孩子,這個給你,好讓你記得曾經睡過外國人的房子。」修女走了之後,這小群人也回到車廂裡,接受大家七嘴八舌的歡迎。當阿瓏達悌打開那包東西時,驚訝地倒抽一 口氣。紙包裡面是一件華麗的棉質紗麗,周邊繡了很多孔雀。「你們看,這就是學校裡那些孤女學的手藝,今天下午我們去參觀時,就看到她們在教室裡做這些。」盧努用手指摸索著這件美麗的工藝品說。 「這是什麼料子?看起來好像絲,摸起來卻像棉。」「這是絲棉混紡的,就跟那些小販有時給我們看的紗麗裝一樣,像山達族婦女穿的「那位外國女士為什麼要把它送給我?」「她說要你記得她們。」「阿瓏達悌,這件紗麗可真漂亮,你一定要好好收起來。我們村裡沒有一個姑娘穿過這麼漂亮的紗麗裝,留著出嫁穿最合適。」烏瑪極力安撫這個哭哭啼啼的太太,巴柏拉去找阿信,火車就快要開出貝那拉斯了 。「阿信,這是那一百盧比,她是個沒腦筋的女人。我們一定要寫封英文信去謝謝那些外國女士 。」「我會寫翻譯公證英文,不過現在該去睡了 。等到天亮的時候我們再寫吧!」跌跌撞撞地走回隔間裡。阿瓏達悌已經睡了 ,他彎下腰,拿起自己的毯子幫她蓋上。那一晚大部分的時間,他就躺在上舖看著天花板上的陰影,快到天亮才入睡,要是有人經過的話,一定會看到這個老人枕上的淚痕。然而卻沒有人經過,火車繼續向南疾駛而去。印度傳統音樂中的旋律類型。里希蓋什位於喜馬拉雅山,為印度教聖地,修行中心之一。派沙 一盧比等於一百派沙。

Uncategorized
READ MORE

安然無恙

他們又走了 一個鐘頭,找到了那所粉紅色的學校,然後朝著網路行銷工廠走去。阿信不停看著手錶,擔心他們不知是否能趕上火車,準時出發。終於來到了工廠,眾人停下腳步,可是叫了半天都沒人應門。看起來阿瓏達悌不可能走這麼遠。於是他們慢慢走回去,又走到了學校門口 ,這時納倫停下腳歩。「我們問問這裡,說不定她真的走到了這裡,人家可能見她孤零零的。」「可是那些人是外國人,她們才不會去留意一個老太婆。」巴柏拉沒好氣地說,「說不定這時候警察已經找到她了 。」「學校裡還有燈亮著,我去問問看。」納倫踏上了建築門口的台階,米圖緊跟在後,其他人則站在街上。過了一會兒,有個修女來應門。 「請問有什麼事?」「不好意思,我不會講印地語,請問您會講英語或孟加拉語嗎?」「會的,我會講英語。」修女帶著濃厚的口音說。「清,您有沒有見到一個矮小的印度女士?大約這麼高,胖胖的,看起來嚇壞了 。「請等一下,我是剛換班來看門的,我得去問問其他人知不知道。」門又關上了 。「她會不會回來?」米圖問。「會,她是去問別人知不知道這事。」「你是什麼時候學會講英語的?」「戰爭期間,那時候我們在鐵路局幫貿協工作。」門打開了 ,走出來一位比較高層的修女:「你們有位婦女走失了嗎?」「對,個子小小的孟加拉女士 ,大概只有這麼高,有點胖胖的,而且嚇壞了 。」「你說的沒錯,她在這裡。我們在黑漆漆的台階上發現她,她因為哭累而睡著了 。我是不是該去把她叫醒,帶她過來見你們?」「好,好,拜託!」納倫轉身朝著黑暗中叫喊:「巴柏拉,阿信,她在這裡。」「在外國人的房子裡?」「她們在台階上發現她,她睡著了 ,那位戴帽的女士已經去叫她了 。」沒多久,阿瓏達悌就出現了 ,俯身到地面上,輕拍他們的腳,一面哭起來。巴柏拉扶她起身,只見她雖然很可憐的樣子,卻安然無恙。她並沒有買大包小包的。那位修女聽了阿信告訴她經過情形之後,又請他們稍候一下。等到她回來時,手上拿了 一包東西,還有幾把鑰匙。

Uncategorized
READ MORE

大吃一驚

「你處理得非常好,沒有用那些雜牌藥膏使傷口惡化。來,幫忙把你朋友扶到我的小型辦公室出租診室來。」治療完畢之後,醫生轉而對阿米雅說:「大娘,你得帶著這些藥,好用來醫腳,傷口應該在一個星期內就會痊癒了 。要是還沒好的話,你們一定要再去看個醫生,並且把這藥拿給醫生看。」「我們會先往北邊去,然後再到德里,從德里往南部去。這裡幸虧還有您會講孟加拉語;往後恐怕就碰不到會講孟加拉語的醫生了 ,而我又沒有辦法用英文講出傷口和藥物的名稱。您一定得告訴我該怎麼做,因為我得自己來。」「你們總共有多少人?」「四十五個人,還有伙夫,他有條腿燒傷了 。」「你帶了哪些藥?」阿米雅一 一道出行李中所帶的藥物名稱,醫生細聽著,一面條列下來。等到阿米雅講完了 ,醫生不發一語地坐了下來:「大娘,聽我說,你得要趕快學會才行。你們要去很多地方,會出現水土不服的情況,不用多久村民就會吃不消,很容易病倒的。有些事你要留神啊!」醫生花了 一個多鐘頭向阿米雅解說:他們可能會染上什麼疾病,並教阿米雅如何治療。等到解說完畢,阿米雅面前已經出現了 一大堆各種藥粒和藥瓶。 「你先把每種藥物的作用重複一遍給我聽,我才放心把它們交給你。」阿米雅拿起每樣藥劑,一 一道出藥效針對的病況以及使用藥量,沒有一次說錯,烏瑪在一旁聽得敬畏萬分。阿米雅說完之後,醫生鞠了個躬:「大娘,但願我的學生都能夠像你這麼用心就好了 。過來喝杯茶聊聊,跟我講講那個大鎮;從我們年輕時候到現在,那個鎮有沒有變很多?」這三人就在眾目際睽之下暢談起來,使在場的人不禁面面相覷。等到她們走到護士桌旁,醫生便祝她們一路平安。「我們現在得付醫藥費,包括室內設計的費用和其他藥錢。」「不用,只要付醫腳的費用就行了 。其他的藥物當做我向烏瑪沈表達的心意。我很記得她,她長得很美。」說完,醫生就走了 。阿米雅和烏瑪轉向護士 ,護士要收她們十五盧比診費,這讓烏瑪大吃一驚。「你以為這裡是什麼地方?旁門另類診所呀?這裡可是正統醫學院的實習醫院,教授親自診療是很貴的。」「你可不可以告訴我那位醫生的姓名?」「來巧杜利教授。你們真不應該浪費他的時間。」「烏瑪,我們回去吧!」她們從候診室來到外面,這時正是交通繁忙時刻。那個僕役幫她們雇了 一輛雙輪輕便馬車,讓她們坐回火車站,兩人坐車很興奮,開心得笑個不停。

Uncategorized
READ MORE